2016/03/08 facebook
先鋒基金網 封面圖片

原油市場展望 供給篇(下)

伊朗:2016年起重返市場

(以下內容由法巴投顧提供)

美國、歐盟及聯合國在2016年1月撤銷針對伊朗經濟(特別是石油業)的主要制裁措施。伊朗早前表示將重奪失去的市場佔有率,並預期OPEC將在6月的會議調高其限額100萬桶/日。

我們認為這個數字純粹反映伊朗重返市場的決心,不應據此估計該國的預期產量增幅。我們預測出口的回升速度將顯著緩慢,受一些限制所影響,伊朗將難以迅速增產,2016年的出口增長約為0.4百萬桶/日。

圖 1:伊朗在2011年至2016年 (預測) 產油量

圖 1:伊朗在2011年至2016年 (預測) 產油量
資料來源:美國能源資訊局、TKB Investment Partners (JSC) 資料時間:2016年1月

妨礙伊朗增產的因素

幾可肯定的是,伊朗長遠將可取回其市場佔有率,但當地產量應無法在2016年增加逾0.4百萬桶/日。產量回升的步伐將取決於以下因素:

1) 設備升級的進程

當地設備和基礎建設的不足,是導致我們對伊朗產量回升步伐作出保守估計的主因。雖然伊朗自2013年中起準備重啟石油出口,但基於西方國家的制裁措施,設備升級的潛力有限。當地產量回升速度之緩慢,亦符合其他國家在產量見底後重啟生產程序的表現,以俄羅斯於1980年代為例:當時俄羅斯產量以頗為緩慢的步伐回復至蘇聯時代的水平。

2) 重訂合約的能力

中國是伊朗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,但受制裁措施影響,伊朗對中國的石油供應量於過去五年由10%跌至5%。中國期間的能源安全政策聚焦於減少對中東石油的依賴:俄羅斯佔中國石油進口的比重由7%增至接近12%,沙烏地阿拉伯的比重則由20%跌至15%。換言之,伊朗需要與其他OPEC成員國競爭中國的石油市場,主要對手是沙烏地阿拉伯,但由於伊拉克在2015年成為刺激OPEC增產的主要來源,並且將致力增加對中國的石油出口,因此伊朗亦須面對伊拉克的競爭。

與此同時,印度一直積極增加當地的石油消耗量和進口,現在是伊朗的第二大客戶。印度已經表明若情況許可,有意提升其石油進口量。

3) 遭遇挫折的可能性

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取消制裁措施的先決條件是伊朗必須遵守聯合全面行動計劃 (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)。西方國家將監察伊朗的行動至2020年,若該國違反規定便會局部或完全恢復制裁。在這個環境下,伊朗的增產過程可能遭遇挫折,削弱其石油供應的可靠程度。

沙烏地阿拉伯:權衡可行方案

沙烏地阿拉伯決意不惜代價維持市場佔有率,OPEC在2014年11月拒絕減產便是首次行動。其後,沙烏地阿拉伯於2015年3月由970萬桶/日增產至1,030萬桶/日,使產量首次重返1980年代的水平;當年沙烏地阿拉伯減產成功遏止油價下跌。雖然油價低迷令沙烏地阿拉伯面對削減預算、動用儲備,甚至考慮把國營石油企業Aramco上市集資的困境,但目前的產油量仍維持在高於1,000萬桶/日。

圖 2:沙烏地阿拉伯產油量-1975~2015 及 2014~2015

圖 2:沙烏地阿拉伯產油量-1975~2015 及 2014~2015
資料來源:美國能源資訊局、Trading economics、TKB Investment Partners (JSC) 資料時間:2016年1月

據稱沙烏地阿拉伯原先計劃在2015年12月提議減產100萬桶/日,但須獲得伊拉克、伊朗、俄羅斯、哈薩克、阿曼和墨西哥等其他國家的支持。不過,這個建議迅速被否決,OPEC更把產量限額由3,000萬桶/日增至3,150萬桶/日,以配合OPEC的實際產油量。

在這個背景下,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 (亦於2015年增產) 之間的明確競爭關係是首要的考慮因素:沙烏地阿拉伯正積極向歐洲推銷其石油,藉此取得俄羅斯的市場佔有率。鑑於伊朗有意重奪市場,沙烏地阿拉伯可能選擇同時增產,以維持其於兩國共同擁有的亞洲出口市場的佔有率。油價將因此額外承受下跌壓力,亦會延長供應過剩的情況。

其次,如果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的衝突升級,沙烏地阿拉伯內部或鄰近地區可能出現局勢動盪的風險。石油供應一旦中斷,油價將應聲而起,儘管其升勢可能短暫。

有鑑於此,沙烏地阿拉伯將為石油市場帶來顯著的不明朗因素,對各方面合作減少供應增長和刺激需求,逐步解決石油供應過剩的情景更造成威脅。雖然所帶來的衝擊仍然未明,但由於市場並未反映這項風險,因此如果一切如預期般出現將會嚴重影響油價。

以上資料來源:美國能源資訊局、國際能源組織、彭博資訊、Chatham House、路透社、《福布斯》雜誌、Plaitts、Oxford Energy,2016年1月

以上內容由法巴投顧提供
資料提供時間:2016/2/25